原标题:读者爆料大理古城一网红瑜伽馆馆主骗学员、骗老师、骗月嫂、骗保洁阿姨甚至骗男朋友,抛下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跑路”“暖心姐姐是个大骗子”

她在大理古城精心经营瑜伽馆,会员发展到300多人,口碑很好;她特别会关心人,经常送课程,给学员准备小零食,还嘘寒问暖,她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暖心姐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骗学员、骗老师、骗月嫂、骗保洁阿姨,甚至骗男朋友?近日,大理古城天声瑜伽(原名悦瑜伽)馆的学员向本报爆料:9月2日晚,馆主瑾延突然抛下刚出生不到50多天的女儿“跑路”

“我在天声瑜伽馆练习了3个月,从来没和她见过面,平时都是微信联系。她说在北京的服装生意急需资金周转,我从微信上给她转了2万多元。2天之后,她又向我借10万元,我当时手里也没钱,就没有借给她。”9月6日,在大理古城天声瑜伽馆学习瑜珈的北京姑娘小七致电本报读者热线,爆料天声瑜伽馆馆主瑾延先后向40多人“借款”200多万元,突然抛下刚出生不到50天的孩子“跑路”。

长居大理的小七3个月前看到了天声瑜伽馆的招生条幅,按照上面的电话联系到馆主瑾延。试课之后,花了不到2000元钱,开了一张年卡。“瑾延特别会关心人,经常送课程,还给学员准备小零食。大多数学员都没有见过她,却都能感受到她的贴心服务。听说她以前偶尔会跟着学员一起上课,有学员说嗓子痛,她马上就买了枇杷膏送给学员。母亲节的时候,她还给学员送了10张月卡,我也收到一张,给我妈妈用。”小七告诉记者,虽然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她真实的姓名,但瑾延给所有学员的印象,都是一个特别善良、特别好、特别会关心人的“暖心姐姐”,大家都100%地相信她。

“这个人智商、情商都太高了!我们是上周五去派出所报的案,一同去的有20多人。前一天也有20多人去报了案。她说她在医院生孩子大出血,在电话里哭得死去活来,骗取了很多人的同情心。除了瑜伽馆里的老师和学员,她还卷走了月嫂的10万多元。保洁阿姨的钱也被骗走了1万多元。她男朋友的妹妹也帮她借了10多万元。她抛下刚出生不到50天的孩子跑了,男朋友和他妹妹还得照顾孩子,又被骗钱,又被骗感情。”小七告诉记者,瑾延在大理开瑜珈馆的3年多时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包括她现在的男朋友。她曾经向之前在杨家花园开馆时的房东借款4万多元,用的也是她之前的男朋友的身份信息。

“从2019年至今,她分别用瑾延,张延,张冰,李冰等假名字陆续向馆内会员,老师,以及周边的朋友,以北京服装生意资金周转不开,家人生病,怀孕生产大出血,新馆装修,房租等各种理由骗取超百万元的大量钱财,并承诺在短期内偿还,我们对此深信不疑。直到今年9月2日晚,发现她手机关机,微信失联,惊觉此人失踪。我们一些人9月3日晚到大理古城派出所报案。直到今天,还陆续有被骗人去派出所报案。被骗的人都是出于对瑾延这个人的信任,分别通过微信转账,银行卡(别人的名字),还有支付宝(别人的名字),陆陆续续给她转款,直到她消失,才惊觉上当受骗。后来有人在网络上搜索发现,她的真名叫做唐文雁,生于1984年,系北京宜珍雅集商贸有限公司(宜食一味16家店面所属公司)法人,自2016年1月起陆续向周边熟人、员工以进货、开店装修、资金周转、员工入股分红等名义短短数月大量借款上千万元。2017年6月3日,唐文雁突然失联,已被北京朝阳区警方定性为老赖。”

“9月2日下午,瑾延在微信上用语音和我通线万元钱,说是她借了别人的钱,当天还不出来别人就要报警,我差一点就打款给她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的7点多钟,她从男朋友住院的医院回来,放下电动车钥匙,取了证件就打了一辆滴滴车上昆明,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当时要不是真拿不出钱来,还真就借给她了。”从北京到大理定居的天声瑜伽馆老师珠子,是受骗金额最多的一位受害者,从2019年9月~2020年3月,她先后给瑾延打款19万元。从2019年12月开始,瑾延也一直没给她开工资。两项合计,受骗金额达22万元。

“2018年11月,我在大众点评上搜到悦瑜伽招聘教师的消息,过去面试以后,应聘成为代课老师。我俩都来自北京,年龄也差不多,经常在微信上聊天、吃饭、看电影,关系很融洽。”珠子是受害者中为数不多的见过瑾延真人的人,她告诉记者,瑾延身高1.65米左右,微胖,特别会说话,总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印象。“她很用心地经营大理古城这个瑜伽馆,会员从刚开始的20多人发展到300多人。在她这里办卡很便宜,年卡才2000元出头,一周12节课可以全上,不限次数。她还经常搞活动,提供小零食,在学员中口碑很好。后来她又怀孕、生孩子,感觉人生很成功,没有谁会怀疑她。馆里4个老师,两个被骗钱,3个被拖欠工资。”

“她这个人,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她2017年从北京跑到大理,就隐姓埋名,开了这家瑜伽馆,就一直在行骗。我们相识以后,她告诉我她在北京做服装生意,一年流水上千万元。她还告诉我,她闺蜜在北方买房子,借了她的钱,好几年不还,我也深信不疑。2019年时,我们曾打算合伙做大瑜伽馆,再开一个分店。当时是刷我的卡付了一年的租金,正准备装修店面时,她突然说不想做了。她赔了房东7万多元,房东把我付的租金也还给我了。当时我觉得这个人有担当、有责任,更加信任她了。前天,我遇见她当时的男朋友,才搞清楚个中原委:她以开分店为借口,向她男朋友借了14万元,其中7万元还了房东,还倒赚了7万元。”珠子告诉记者,瑾延生孩子的时候,到处跟人借钱,声泪俱下地说她自己产后大出血,很多人都同情她,给她打钱。学员中有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从网上透支了11万元借给她。

“我前些年就听说,大理杨家花园里面的这家瑜伽馆,口碑很不错。今年7月,正好想学习瑜伽,就去报名办了年卡,当时交了2000多元,可以上13个月。有一天上课,做一个空翻体式,因为我体式不好,第一截颈椎受伤、错位,一直做治疗。8月份的时候,馆主在群里说,要搬到南国城去。过了一个多月,馆主又通知新馆搬到兰陵阁酒店去了。9月1日,新馆开业,我去上了一节课。9月2日我没去上课,晚上就爆出了老板跑路的消息。”学员李女士是大理本地人,她在天声瑜伽馆办卡交费之后,前前后后只上了8节课。事发之后,学员们粗略统计了一下,300多人的大群里,有173人办卡被骗。

“她一直都是用微信语音跟我们联系,声音非常好听,学员们都觉得她很亲切。我受伤治疗期间,她经常用微信语音联系我,问我身体是否好转。”李女士说,“有一天,我在海东下乡,接到瑾延打来的语音电话,说她在北京做服装生意,已经交了订金,现在要凑尾款,当天必须交,让我无论怎样给她凑上一万元。当时我心里有点戒备,这么大一个老板,怎么会一点备用的资金都没有,就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她。”

“那天我们去报案,跟馆里的清洁工李姐聊起来。李姐微信上有5800元钱,是留着给姑娘开学做学费的。她居然想方设法,把李姐微信上5800元钱全骗走了,还拖欠了李姐几个月的工资。真是太无耻了!”李女士说,“她把新馆搬到兰陵阁酒店,不但没给老板付房租,还骗了老板的一万元钱!”

9月7日下午,据弥勒警方微博发布,瑾延已于9月6日被抓获归案。微博全文如下:

9月6日21时许,弥阳派出所社区民警与大理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密切配合,经过缜密的走访调查,在大梅花寨一出租房抓获1名涉嫌诈骗嫌疑人。经查,唐某某(女,36岁,北京朝阳区人)以在大理古城开设瑜伽健身馆为名,先后使用化名“张延”、“张冰”、“瑾延”等虚假身份,向被害人李某某、王某某等数十名瑜伽馆会员以借钱返高利为诱饵借款约80余万元,后唐某某失踪。

目前,犯罪嫌疑人唐某某已被大理市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记者秦蒙琳文受访者供图)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