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导读:我从未想过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重新回到布拉格。不过,或许这才是最适合它的方式。将一切计划化为计划之外,将梦从黑暗中释放,将城市还给旅人。寻道者说,“我们流浪,是为了寻找内心的平静”;而吉普赛人说,“我们流浪,是为了能够尽情释放心中的悲伤与欢乐”。酒精度14.5%的啤酒。

坐夜车是件充满意外的事,因为你不知道将与怎样的人共度一夜。这种意外因为无从选择,所以更有戏剧性。年轻的波兰情侣唱得投入,吉他声在夜晚的车厢里有一种特殊的韵律,仿佛与那铁轨摩擦的声音叠合成特殊的背景画面。

男孩有副好嗓子,高音清亮神情投入,女孩有一把棕色的头发,脱了鞋半蹲在座椅上,好像打算随时站到桌子上跳舞。

列车挺空,隔音也好,几乎没什么人来打扰。他们从包里拿出啤酒,递给我一罐,500 毫升的大罐装,捏在手里很扎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