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6月29日,阿伦-艾弗森时隔16年以一种宿命般的方式再度登上《体育画报》封面,就在不久之前他重回球场用一记漂亮的中投赢得满堂喝彩,他在告诉大家,答案依然在风中飘扬,而他找到了继续前进的方向。

在《重新作“答”:阿伦-艾弗森如何找到回家的路(一)》中,讲述了艾弗森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拥有着怎样的特质。

专栏的第二部分,讲述了艾弗森如何从他失败的婚姻中吸取教训并决定改头换面,从BIG3赛事中重新找回自己的故事:

阿伦和塔瓦娜-艾弗森与他们5个孩子中最小的3个一起住在夏洛特巴兰坦的高档住宅区,房子很大但远不及他在维拉诺瓦的宅邸。

他与13岁大的儿子以赛亚在车道上投篮,还提醒男孩罚篮前要稍作停顿。“接受爸爸的建设性意见太难了,”艾弗森叹道,“他可以接受教练的批评,但是当爸爸开口时,他会认为爸爸是以NBA球员和得分王的身份在苛责他。这让他很受伤。就好像是我在要求他整理自己的房间一样。”指导与批评只有一线之隔,艾弗森跨在线上左右为难,看起来和那些普通的父亲没有两样,即使他自己本身是一个奇迹。

阿伦和塔瓦娜在他们16岁时就开始约会,然而两人刚刚新婚就因为打架而引来了警察。他们的关系众所周知得易燃易爆炸。

“从周日到周二,‘我恨你,去死吧’,”一位朋友形容他俩之间的关系,“而周三到周六,又变成了‘我爱你,回家吧’。”

“你必须明白,首先,你是一个混蛋,”艾弗森开始自我反省,“如果你足够成熟到能掌控好婚姻,如果你做好了自己分内的事,一路上的磕碰都不会发生。因此你得责怪阿伦-艾弗森。离婚迟到了太久太久太久。在说出“我愿意”的一年后就已经迟了,但显然这整整多迟到了12年,而那是因为她不想破坏我们这个家。离婚是她最后用来引起我关心的方式。她用尽了书上的一切方法,甚至去做了咨询,然而一切于事无补。唯一能引来我关心的,是看到那张纸上写着艾弗森对艾弗森,76人对76人,乔治郡对乔治郡。你环顾整个法庭,看着那个你爱她甚于生命的人,你突然醒悟了。即使坚强如我,那一刻也无比脆弱。”

长达600页的离婚诉状,将艾弗森刻画为一位沉迷于酒精欠下诸多债务的不负责任的父亲和丈夫。根据证词所言,艾弗森几乎一贫如洗,他告诉塔瓦娜自己甚至买不起一个芝士汉堡。

“她做陈述,然后是我,再然后是她的律师和我的律师,整个都失控了,”艾弗森回忆道,“我们伤害彼此。我们浪费了许多钱。我们让我们的孩子和家庭都经历了太多。而这些最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们现在又回到了这儿。”

离婚诉讼最终在2013年结束,塔瓦娜得到了孩子们的抚养权,而艾弗森则得到了法庭的训诫。作为结果,两人在夏洛特分居。

“他一直都很痛苦、心烦意乱,”另一位朋友谈到艾弗森的处境,“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正确对待她。”

两人的大儿子杜斯参加了在那佛罗里达ELEV8体育学院的高中篮球活动,于是艾弗森对塔瓦娜建议说:“我们一起去那儿,就你和我还有孩子们,然后我们再分开。”他们在德尔雷比奇度过6周,在波卡拉顿又度过6周。“那段时间很美好,”艾弗森回忆道,“但很孤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保姆。我和她之间没有闲暇时间。我们不能一起共进晚餐,也不能去看电影。”

他们之后搬回了夏洛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艾弗森第一次试着去做一位全职的父亲。“我想参加家长会,参与家庭作业,”他说道,“我不能只是坐在那儿,然后告诉你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但我现在在家,能做到那些没能给几个年长的孩子做的事。对现在的我而言,这真是极好的。那感觉像极了我从前从篮球那儿得到的。她再也不必保持色厉内荏。她也能大吼大叫了。而我,他们认为我可能还会惹麻烦。但事实上我不会,因为我一直都被盯着。”

五月末,坐在国家唱片大厦的艾弗森,正在为三对三联赛拍摄广告,他刚刚结束了运球变向和后仰跳投的拍摄。他渴望谈论的,正是他的前妻。他的身子前倾,目光一直向着你,而克罗斯沉默地坐在一旁。

“Bubba Chuck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克罗斯提醒道,他用了艾弗森的第一个绰号,“可一旦他让你走进他的内心世界,你就必须全情投入了。”

去年夏天入选名人堂的典礼上,艾弗森对135人表达了感谢,其中一些人只是知道他。“你意识到了我在做什么,对吧?”艾弗森问道,“听着,我从中得到了一些教训。我等着谈论她的事直到最后,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从一开始就会忘了说。像我这样情绪化的人,很容易就失控了,我不能就那样表达我的心意。”

塔瓦娜没有回应采访请求,但几位亲近他们的朋友证实了艾弗森所言,即这对佳人虽然离婚了但联系依然紧密。

“我们仍有争吵,”艾弗森承认,“事实上,我们现在还是有矛盾。我这么说是把你当作我那该死的顾问。我为庆祝母亲节回了维吉尼亚的家,等到她回到夏洛特把孩子送到学校后,我还想再待一会儿。但她的态度是,‘滚回你家’。我混乱了,哪里又错了。这样的事始终在发生。我过去常常和媒体说,‘当我40岁时,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这是在撒谎。我仍在为15年前也做过的相同的事而受惩罚。但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可以求同存异。而且他仍然是艾弗森女士,这是我始终希望她拥有的名号。”

许多观看BIG3首日比赛的观众都希望目睹艾弗森重新展现他的过人魔术,然而艾弗森只出战了9分钟。

今年六月初,阿伦-艾弗森与迈克-拜利一起走进夏洛特约翰逊-史密斯大学的体育馆。距离艾弗森第一次在拜利手下打球已经过去了26年-那一天,这位才54公斤重的高一新生穿着过大的T恤衫和松垮的牛仔裤,只跑了5分钟,每跑三步就要拉一下裤腰-他希望老教练能帮他重新练出篮球运动体型。

“我如果用跑步机,”艾弗森说道,“我只会偷懒。”自从1993年收获夏洛茨维尔冠军以来,拜利再一次操练起艾弗森,让他模拟后撤步和挡拆。

艾弗森叫了一个牛角位掩护,这是曾经让他在费城如鱼得水的双人高位掩护战术。

“你知道他们现在怎么称呼这个战术吗?”拜利问道,“艾弗森掩护。”艾弗森自己似乎是不知道的。

拜利在夏洛特待了10天,他对自己学生的前景表示乐观,无论场内外都是。“当他和塔瓦娜一起时,我觉得他就是安全的,而他们俩现在确实在一起,”拜利说道,“那是让我感到安心的地方。”其他人则持怀疑态度。“我认为他是真想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但他就是不能,”艾弗森传记《并非比赛》的作者肯特-巴布采访了许多人得出了这个结论,“这是有关阿伦-艾弗森这个人最令人恼火的方面。你是真的想要信任他,力挺他,相信他这一次会言行一致,但他再一次让你失望。我从未觉得他注定失败,因为他已经活出了一个证明人们是错误的人生。好在他还有触底反弹的资本。因此我假设他还能再一次浪子回头,虽然可能性不大。”

根据《并非比赛》所写,艾弗森能从和锐步的终身合同中每年获益80万美元,但要在他55岁时才将3200万美元的基金使用权授予他。而他在婚后与塔瓦娜签署协议,将一半资金的使用权授予了她。

艾弗森现在没有日常工作,但他担任了76人的形象大使,他也的确有在参与相关工作。他还是许多品牌的形象代言人。去年锐步复刻了他在2000年全明星赛计划上脚却最终因为配色原因拒绝穿上的战靴。他的内心想法仍然难以预料,但比起从前还是可靠多了。“我会这么看待这件事,”锐步经典总经理托德-克里斯凯说道,“如果我在他身边时命中率有35%,实际上我的命中率是75%。而我们的命中率相加永远都不会超过90%。”克里斯凯最近也注意到艾弗森开始打电话要求公司提供无袖球衣和篮球短裤供他训练使用。

艾弗森最初有些抗拒参加三对三赛事,但这听起来挺有趣,又有机会让他重新成为“答案”,即使是一会儿都好。对于BIG3联盟而言,揭幕战收获了巨大成功,15177名观众挤满了巴克莱中心,包括詹姆斯-哈登和LL-Cool-J都前来捧场,前4场比赛中有2场都战至最后一回合才分出胜负。但以上这些并不意味着艾弗森的复兴,他出场9分钟帮助球队获胜,第一次有教练能够限制他的上场时间和出手次数,当然,教练是他自己。

他将会在7月2日去到夏洛特,16日去到费城,“他们可以见到那些让他们疯狂的家伙,”艾弗森嚷道。更多地日程直到9月才会释出,届时艾弗森的日程会更加宽裕。

“我可不想让他来当教练,因为他一下就会收获联盟里所有人的尊敬,”骑士主帅泰伦-卢曾被艾弗森在2001年总决赛中跨过,“你知道,如果我没在那轮系列赛中防守他,我可能已经淡出联盟了。是他塑造了我。”

两周时间的客场之旅和早早的投篮训练可能不会吸引艾弗森,但他这个赛季一直都在关注以赛亚-托马斯,在赛后给小刺客发去短信。“他会帮助任何一位年轻球员,即使他一分钱也拿不到,”在艾弗森8岁时就发掘出他的伯乐加里-摩尔说道。

摩尔对BIG3大为赞赏,不仅仅是因为4分线分即获胜的规则。“看到他的运球、切入和他对这项运动的了解,他的心跳还未停止,”摩尔坚称。情怀,这一竞技体育界的终极杀器,将会吸引来成千上万的观众。而艾弗森会将这份情怀延续下去,无论他的变向过人还剩几成功力。

三对三半场赛事最近刚刚加入到2020年奥运会的正式项目,又有谁知道美国代表队会不会派出45岁的阿伦-艾弗森呢?只不过当他和艾斯-库珀一起坐在录音室B的混音台后时,他知道那并非他梦寐以求的事。

进入/China后,即表示阁下同意遵守NBA.com/China隐私政策使用条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