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干面是武汉的特色之一。今年9月底至11月中旬,肯德基在全国门店供应早餐热干面,每天限量600万份。其实,热干面餐馆已遍及大江南北,无论是远在海口还是拉萨,都能吃到地道的热干面。

长江日报记者通过“企查查”平台检索发现,除台湾和香港、澳门外,全国其他地方都有热干面餐馆分布。在河南,热干面餐馆数量达16000多家,数量比湖北还多。近日,记者联系上几位在郑州、拉萨、乌鲁木齐、海口、青岛等地经营热干面餐馆的老板。他们在传承武汉热干面特色的同时,也让热干面变得更有地方特色。

郑州街头,热干面小店的密集度甚至超过了武汉。10月13日,企查查上的数据显示:在郑州从事热干面经营的商户共有4917家,武汉为1845家。

河南人贾永豪就是在郑州开热干面餐馆的老板之一。贾永豪大学本科专业学的是旅游管理,毕业5年后,他决定投身餐饮,开了一家热干面餐馆。

清新的原木风设计,让餐馆看上去干净、整洁。和众多具有“烟火气”的热干面餐馆不同,贾永豪的门店有一份“文艺气”。他给餐馆取名“逅汉里”,意为“邂逅在武汉的巷子里”。

贾永豪想做正宗的武汉热干面。他先后十余次到武汉学习,和朋友在武汉吃了上百家热干面馆。他发现,好吃的热干面都藏在巷子里,这也是他餐馆“逅汉里”名字的由来。

郑州的热干面餐馆多,做法和武汉却有很大差异。最大的差异是,郑州的热干面会配绿豆芽。贾永豪经常遇到顾客在外卖订单上留言,要求面里“多放点豆芽”。对此,他会写张致歉纸条放进外卖盒,向顾客解释:这是一家偏向武汉风味的热干面,不放豆芽。

最近,贾永豪有点动摇了。他希望在保持热干面原味的基础上,也能照顾本地人的口味。他打算将绿豆芽焯水后作为一种单独小料,由食客自主添加。

有顾客乘坐十几站地铁去店里吃一碗热干面,也有顾客愿意支付跑腿费请外卖小哥代买一碗热干面……开店4年,贾永豪对热干面更有信心了。

“很多人把热干面定位为一种刚需类主食,但我更想把它打造为一款休闲类小吃。”贾永豪的梦想很大,他想把“逅汉里”做成一个全国品牌。

位于西藏拉萨的大昭寺,有1300多年历史,是世界文化遗产。距离大昭寺不远的一个拐角处,藏着一家武汉热干面餐馆。

拉萨距离武汉有3500多公里,胡阿姨把汉味小吃带到了拉萨。胡阿姨名叫胡利芬,餐馆的招牌上写着“利芬小吃店武汉热干面”。

她去制作招牌时,热心的老板主动把“武汉热干面”翻译成藏文,设计在了招牌上,方便当地人了解。

胡阿姨的餐馆不大,仅能摆放4张桌子,但店内食物种类丰富,从热干面到蛋酒,从面窝到苕面窝应有尽有。

去拉萨开热干面餐馆之前,胡阿姨在汉口做热干面生意。3年前,在拉萨的弟弟邀她过去,她想了想,“武汉竞争太激烈,去拉萨试试也可以。”

初到拉萨,想做一碗地道的热干面不容易。“去哪儿找面?”是摆在她面前最大的一个问题。通过湖北老乡四处找,她终于找到了一位来自四川的做面师傅。

把面买回来,胡阿姨煮了一碗,发现不行,“不筋道”。她又跑到师傅店里和师傅一起做面,手把手把四川师傅“培训”成了制作热干面的高手。

生面做好了,煮面又成了问题。拉萨海拔超过3000米,水是烧不开的,想要煮面,只能依靠高压锅。

一开始,胡阿姨也疑惑,高压锅一般都是用来炖肉的,再硬的肉放到高压锅里也会变得软烂。这软软的面条经得住高压锅的威力吗?面出锅时,胡阿姨发现和在武汉煮的面差别不大。

胡阿姨一个人经营着这家小店,现在每天能卖出100多碗热干面。在拉萨开店3年,胡阿姨掌握了在拉萨的煮面技巧。“面要煮多久最好吃?”胡阿姨说不上来,“全凭手感”。

到胡阿姨店里吃饭的多为在拉萨的湖北人。胡阿姨的热干面餐馆距离布达拉宫也仅有1.5公里,那些到拉萨旅游的客人,在街角邂逅这家小店时,有人也乐意尝尝胡阿姨的手艺。

“老汉口热干面”是乌鲁木齐一家餐馆的店名,招牌上还特意印制有黄鹤楼的照片,老板龚小兵想让顾客知道,这是武汉人开的正宗热干面餐馆。

龚小兵在汉口长大。2014年去乌鲁木齐探亲,他在街头看到一家热干面小店,进去点了一碗面,“太难吃了,没有热干面的浓香也没有热干面的劲道!”第二年,龚小兵又到乌鲁木齐,看到这家小店还在,“这说明什么?说明店里生意不错啊,要不然早关门了!”

他和家人合计着,“既然热干面生意有市场,我也可以来乌鲁木齐做热干面。”说来就来,回武汉后,龚小兵开始拜师学艺,学掸面、学煮面、学调味,连热干面制作时碱和面的比例,他都问得一清二楚。

在乌鲁木齐做热干面生意并不容易。一开始,龚小兵与做面师傅一遍遍琢磨,改良生面条的做法,同时还和芝麻酱师傅一起磨酱,盯着老板现炒现磨芝麻酱。

开业时,龚小兵连着3天邀请顾客免费吃面,又连着3天半价售卖,不少湖北老乡口口相传:“新体巷那儿开了一家正宗热干面馆,咱们去尝尝。”

龚小兵抓住机会,见到进店的湖北老乡就问,“这味道怎么样,提点意见?”一开始到龚小兵的小店吃面的多是湖北老乡,再后来,乌鲁木齐本地人也爱上了他的热干面。他自豪地说:“我家的口味没给咱武汉丢脸。”

相比于市场上其他的热干面生面,龚小兵购买的热干面生面每斤要贵0.15元。他算了一笔账,每天至少要卖100斤生面,一天的成本就多了15元,一年就少赚了5000多元。

如今,在乌鲁木齐想吃一碗热干面不难,仅在龚小兵的门店附近就有3家热干面餐馆。龚小兵感慨:“在乌鲁木齐做热干面生意,竞争也挺激烈的。”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后,很多乌鲁木齐本地人到龚小兵的店里品尝热干面,为武汉加油,同他聊天,了解武汉的情况。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武汉美食,龚小兵开始在店里售卖卤鸭脖。今年,他还有个小目标,要在乌鲁木齐开热干面分店了。

周芬是湖北麻城人,她和丈夫到青岛开热干面餐馆已有5年,餐馆的招牌名字叫“老汉口”。

周芬说,热干面馆如今已经是青岛商圈的标配。开店5年,周芬的门店拥有几百位铁杆粉丝。后台消费记录显示,最铁杆的顾客已经在周芬的店里消费了上千次。

周芬的心里有一个顾客画像:“他们多是年轻人,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他们或在武汉上过学,或在武汉工作过,与武汉大多有过联系,进店前就听说过热干面。”

在青岛卖热干面与在武汉有何不同?“那差别可大了。”周芬说,面的分量就不一样,“我们家的大碗热干面抵得上武汉3碗的量”。

武汉人多习惯于早上吃热干面,青岛人则是在中午和晚上。在武汉,吃热干面的标配是一碗蛋酒,周芬根据北方人的饮食习惯,将蛋酒换成了紫菜蛋汤,再加上一枚虎皮鸡蛋,就是一份10元的热干面单人套餐。

海口北部的海甸岛是一座城中岛,也是一座岛中城。海甸岛上有一家名叫“杨师傅武汉热干面”的餐馆,有网友在网上留言评价这家店:“海甸岛上还有这么好吃的热干面”“吃上第一口,就感动得想哭”。

“杨师傅武汉热干面”的店主不姓杨,姓邢,叫邢丽。邢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海口姑娘。海口姑娘为何会开热干面餐馆?邢丽说:“因为我婆婆就是湖北人啊,我把婆婆的手艺全学到了。”

邢丽的婆婆是湖北孝感人,多年前嫁到海南后就开始做起了热干面餐馆。去年3月,邢丽和丈夫开始接管小店生意,不仅学会了做热干面,还学会了炸面窝、熬排骨藕汤。网友在评论里特别推荐他们家的米酒,“配热干面是一绝”。

“杨师傅武汉热干面”为什么正宗?邢丽说,除了有婆婆“坐镇”,也源于几乎所有的材料都来自武汉,“酸豆角、芝麻酱都是武汉的”。

因为海口天气炎热,萝卜丁不方便运输储存,邢丽的婆婆就用海南萝卜自己调味制作,“不敢说百分百还原,但几乎无差别”。

在海甸岛上,这家餐馆每天能卖出一两百碗热干面,食客多为湖北人。邢丽说,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本地人开始喜欢热干面了,“一位空调维修师只要来附近做事,一定会来吃碗热干面。他和我一样是海口人,但爱吃热干面!”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