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海南之后,西双版纳正在成为东北人的第二个越冬“圣地”。

在星光夜市,来自哈尔滨的女孩李艺文惊讶地发现,这里摆摊的大部分商贩来自东北。

“当卖傣族风味小吃的阿姨说一口熟悉的东北话,瞬间有种回家的错觉。”李艺文这样描述她在星光夜市的感受。李艺文说,她前后入住了两家民宿,老板都是东北老乡,“和这两位老板聊天,她们都说这几年西双版纳来了不少东北人”。

在西双版纳首府景洪市,甚至出现了“东北一条街”。在这条街,带有东北特色的食物随处可见,比如东北大馅水饺、东北烧烤、东北铁锅炖鱼……

在西双版纳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的孙明表示,“这几年,从我手头卖掉的房子,有一多半被东北人买走了。”“因为异地买房往往有熟人效应,一个人买了房,身边的亲朋好友也就接二连三地来了。西双版纳售楼,一般有‘老带新’的销售策略,如果能介绍身边的亲朋好友买房,对介绍人有不小的奖励。”孙明透露说。

来自齐齐哈尔的李莉在退休前,多次到海南度假,开始早早规划着退休后的生活。

但到了退休的时间,李莉还是被海南房价吓退了。“2018年初,我们去看房,三亚要三四万元(一平米),连陵水都要两万多(一平米)。后来出了限购政策,就是有钱,外地人在海南也买不了住宅,只能买公寓。”李莉说。

2018年4月,海南出台了号称“最严限购令”的房产限购政策,开始实施全域限购。海口、三亚、琼海等热门城市需要缴纳五年社保或个税才有资格购买住宅;其他原本未限购区域也要求有两年社保或个税。这样的限购政策,在当时甚至超过了一线城市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在高房价和限购双重“劝退”之下,李莉放弃了海南。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她来到了西双版纳。

这两年,东北人在西双版纳做旅游相关工作的也越来越多,所以游客大概率会碰上东北人。

“东北人独特的口音,导致其辨识度非常高,所以大家感觉东北人很多,其实在西双版纳广东人也很多。”本地人王辰表示。

不过,当谈到西双版纳是否会成为东北人的“下一个海南”时,李莉直言这样的说法太夸张,“至少第一批到西双版纳扎根的外地人是湖南人,不是东北人。”李莉说,她认识不少湖南来的店主,在西双版纳已经是第二代了。

数据显示,2020年,东北三省总人口9851万人,但比十年前减少了1101万人。这些东北人去哪里了?

《中国人口普查年鉴-2020》显示,根据“全国按现住地、性别分的户口登记地在外省的人口”一表,户口登记地在吉林、辽宁、黑龙江三省人口最多的省份前三名是山东、北京、河北。在山东,户口登记地在东北的人口超过115万人;北京,户口登记地在东北的人口超过111万人;在河北,户口登记地在东北的人口超过66万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冯文猛接受采访时表示,大批东北人流向山东和北京,是因为山东、北京有多样化的发展机会和就业前景,而且距离东北的地理位置比较近。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在海南,户口登记地在辽宁的人口为20362人,户口登记地在吉林的为25301人,户口登记地在黑龙江的为55006人,合计100669人。而海南外地人最多的是来自广东,数量达138295人。也就是说在海南,户口登记地在东北三省的人口加一起还不如户口登记地在广东的人多。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统计的只是户口登记地在东北三省的海南常住人口,已经落户海南的籍贯是东北的人并不包括在内。另外,很多东北人是去海南过冬,属于冬天来的“候鸟”,这类人居住时间没有超过6个月,就不会被当作常住人口统计进去。

东北人“一路向南”置业的同时,更多城市的居民也正加入到“异地购房”的大军中。

贝壳找房(贝壳研究院)此前发布的《2019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中提到,在盘点18个城市数据后发现,在京津冀区域,北京、天津的房子,河北人买得最多;在珠三角大湾区,广州、东莞的房子,湖南人买得最多;在长三角地区,安徽人成了主要“外地房东”——在杭州、南京、宁波、苏州四个城市外地购房者中是占比最高的。

在此次报告中,东北中心城市沈阳、山东滨海城市青岛,都成了黑龙江人出手购房的“新目标”。而在荆楚大地生长的湖北人,买买买的趋势同样一路向南,湖北人在外地人购房榜中排行第一的,是大湾区“头牌”深圳与临省省会长沙。地理距离,影响着人们的定居选择。

此次,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显示,四川人正迁往昆明,甘肃人正搬去西安,山东人置业看上郑州,河南人选择留在武汉。可见在邻省明星城市购房与工作,仍然是主流趋势。

附注:贝壳研究院是互联网与存量房市场的研究机构,研究领域聚焦在二手房交易、租赁与公寓、房产后服务研究、城市更新、房地产金融、经纪人生态等领域。

上游新闻综合自 中国新闻周刊 中新网 澎湃新闻 贝壳研究院等 部分图片源自互联网

上一篇:iPhone 14发售日:北上深苹果店排队热度不减 最多排了200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